這麼帥的身影,當然不是可樂許我啦!雖然我也希望能騎得這麼帥氣。



這幾天民歌正紅,
昨天聽著蔡琴唱著《出塞曲》,“英雄騎馬壯,騎馬榮歸故鄉……”這兩句不斷迴盪在我的腦海中。
《出塞曲》是席慕容的詩,席慕容本身是蒙古族人,
雖然詩裡寫的是蒙古的草原和大漠風光,
但用在新疆卻一樣貼切。

從酷熱的吐魯番拉了6、7個鐘頭的車程到哈密的巴里坤,
景觀也從原本荒涼光禿的大戈壁逐漸轉為綠油油的草原風光,
“羊耶!”、“哇~牛!”、“馬……馬……”驚呼聲此起彼落,
原本還在昏睡打盹中,這下突然都精神起來了,
望著窗外廣大的草原景象,美到恨不得立刻下車在草原上打滾、狂奔。

下了車,先是聞到一陣帶點涼意的清新草香,
下午六點多天空依究光亮,
藍天白雲加上綠草地,偶有幾座氈房和高直的松樹點綴著,
此時的季節正是草原最美麗的時刻,也是逐水草而居的牧人逐漸往山移的時刻,
他們冬天下山避寒,夏天水草豐碩時再帶著牛羊馬回到山裡,
據說5月來時常可看到遷徙的景象。

來到草原,當然一定要騎馬啦!
前面的人都是由馬伕拉著馬一步一步的慢慢走向白石頭風景區,
但是當輪到我時,我才跨上馬,馬伕也立刻躍上我的身後,
我轉頭問了他不會是想帶著我狂奔吧!
果不其然,“駕~”一聲,我們的馬兒立刻奔騰了起來,
一開始還有些緊張與不安,但沒過多久卻開始享受這快感,
甚至還可以拿起相機拍起快速飛躍而過的草原風光……


公路上一望無際的大戈壁景觀。


藍天、白雲,與一片荒蕪。


戈壁灘裡其實是有產媒的,只是看起來是沒人開採。


抵達巴里坤大草原,這頭有一間間供住宿的氈房。


美得像幅畫的草原風光。


硬是要塞顆頭進到畫中。


如果可以在這草原裡悠閒的度個三天兩夜該有多好。


草地上有如朵朵白棉般的蒲公英。


兩朵一起相親相愛超幸福的。


等著騎馬時,拍張照先。


上馬囉!哈哈~馬兒是很駿啦!但馬上的人笑得很僵。


策馬狂奔中,駕~駕~


馬上看草原風光。


這兩人騎得很悠閒呢!


抵達白石頭風景區。哈哈~我的駿馬兒走了,騎別的馬拍張照唄。


傳說中這塊白石頭是從天而降的隕石。


這頭驢好像生病了><"


遠處點點白白的,可是羊群喔!


牛。


坐在柔軟的草地上感受大地之美。


靜靜的欣賞美景是一大享受。


早就想在草原上狂奔啦!


應觀眾要求,來個招牌跳躍。呀呵~


天色漸暗囉!慢慢乘馬回去吧!


羊吃草。白白的睫毛好可愛喔!


吃一吃,突然滿足的抬起頭來看看四周。


然後又低下頭繼續吃,看得我肚子都餓了。


你吃草,我拍照。


黃色的氈房好耀眼。


氈房內。


天色暗囉!要離開巴里坤草原囉!掰掰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可樂許 的頭像
可樂許

可樂許

可樂許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